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王中王心水论坛 > 正文

正文 第九十七章 南征

发布时间:2019-10-09

  紫衣几人不问柳依依和许辽发生了什么,和许文逸仙公子说说笑笑的往外走去。宛如笑吟吟的到许辽的身边,问道:“许大哥,你和依依怎么了?”柳依依带着委屈的把头偎在许辽的肩上不说话,偶尔还轻轻的啜泣一下。许辽摇摇头说道:“依依想家了,闹着要回去。”

  宛如说道:“我也想念扬州了,这些天一直在想着怎生带着你们去扬州玩一趟。”

  晚上贾仙芝给许辽讲解了一回内功心法,又将秘籍中记错的心法一一进行纠正后回去了。许辽自己温习过一遍,想起柳依依要自己去晚读。看看烛台上的蜡烛,已经烧去一大半了。晚读快要结束了,许辽收起秘籍,他躺在大床上,想理理纷乱的思绪。这时有人在敲门,敲了几遍后怯怯的叫声“许大哥”。许辽听是柳依依,他不去开门,躺在床上闭上眼睛。门吱扭一声开了,许辽听柳依依轻盈的脚步一点一点的靠近自己。柳依依又试探性的叫了一声“许大哥”,许辽闭着眼睛不答话。柳依依到许辽身边,看许辽睡着了。她在室内独自徘徊了一会,有点无所事事起来。柳依依要离开了,看看许辽。又过来给许辽盖上被子,在许辽的额头上吻吻,转身回去了。

  第二天许辽早上连过吐纳功夫以后去亭子里早读。柳依依看见许辽了,先跑过来问许辽手里拿的是什么书?许辽给柳依依看,是斐松之注释的《三国志》。柳依依牵着许辽的手到亭子里,柳依依自己在读萨都剌的《雁门集》。许辽给柳依依讲了一回《明帝纪》,柳依依看许辽领悟的甚多,已经无需自己在做指点了。

  许辽坐在亭子的栏杆上,柳依依够不着。她一手扯着许辽的已经,攀上栏杆,背靠着许辽的肩膀坐下来。许辽问道:“依依,你不给我讲《三国志》吗?”柳依依说道:“你自会读了,你先读,读不懂的我在教你。”

  到了晌午时分,许辽几人在亭子里用过饭。这是梅雨才过的季节里,午后酷热难耐。大家都不读书,在林子里散漫的嬉闹歇息。许辽和柳依依站在一株桂花树下,柳依依心情愉悦,许辽也心绪甚佳。两人看着对方,都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许辽叫声:“依依。”柳依依“嗯?”的应一声,许辽看柳依依,柳依依手指缠绕着衣带,嘟着嘴摇身子。忽然满树的花瓣如雪片般飘落下来,落得许辽柳依依两人一身花瓣。柳依依矮着身子,双手遮在头顶。许辽举起袖子遮在柳依依的头上,只听见贾芸儿冷笑一声走开了。

  贾芸儿说道:“你说什么?”说着向柳依依走过来,柳依依忙躲到许辽的身后,从许辽身后探出小脑袋看时,贾芸儿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走了过来。柳依依着慌了,叫了一声“许大哥”,许辽伸开双臂,拦住贾芸儿。贾芸儿半笑半生气的样子,不说话的看着许辽。许辽笑道:“师妹宽宏大量,不要和我依依计较。”贾芸儿掰住许辽的胳膊叫道:“你这样说,我就偏不绕了她。”

  柳依依躲在许辽身后,贾芸儿正和许辽较劲,小厮对许辽喊道:“公子,那天的那两个道士朋友又来了。”

  贾芸儿也停手看时,小厮带着那两个道士径来到后院里。许辽捏着自己的胳膊,嘴里念叨道:“这丫头好大的力气,掰的我膀子生疼。”许辽扭着自己的胳膊去看那两个道士。贾芸儿过去拂去柳依依满头满身的花瓣。

  那两个道士看见许辽了,拜见过许辽,说道:“盟主,无余大师和我掌门的意思是去攻灭青浦帮,一则雪恨,一则也警示一下匡义门。无余大师说蜀中之事他和我家掌门做主,江南之事全凭盟主做主。去不去还是请盟主示下。”

  戴松说道:“回盟主的话,金顶寺又派了两位高手过来,唐门也派了几个人,共有五十多人。现在在城南待命,只等盟主一声令下。”

  许辽想想对小厮说道:“去我屋里把宝剑拿过来。”他回头叫道:“芸儿过来。”

  贾芸儿把一把刚折下来的花枝给了柳依依,自己往许辽这里跑过来,问道:“是罗公子吗?”

  过一会,贾芸儿扮成一个公子哥的模样出来了,紫衣几人送至门外,宛如对贾芸儿笑道:“许大哥不理我,以后我要和贾公子长相厮守、白首到老。贾公子好不好?”贾芸儿很见英俊帅气,她迈着手摇折扇,迈着步子往外走着,说道:“好得很,咱俩生儿育女,恩爱到白头。让他负心的人把肠子悔青了,才知道什么是珍贵的。”贾芸儿说着搂着宛如,宛如推开贾芸儿,说道:“呸,说着就来了。”

  柳依依跑上两步,挽住许辽的胳膊问道:“许大哥,你今日去的话,后日就能回来吗?”

  许辽说道:“我们快去快去,没有耽搁的余地。明日就能回来的。你不许……”

  许辽不答,转身用食指在柳依依的鼻子上刮了一下。柳依依缩缩肩膀,“呀”的轻声叫了一声。许辽一手牵着柳依依,一手牵着宛如。到了门外,许辽伸出猿臂将柳依依裹抱在怀里。大家都笑着谈说别的事情,过一会,许辽说道:“我去了。”

  许辽从小厮手里牵过马,他翻身上马,想起宛如来,又在马背上俯身和宛如抱抱。宛如腼腆的笑笑,脸上两个圆圆的酒窝。贾芸儿也翻身上马,将折扇递给逸仙公子,从小厮的手中接过长剑。许辽对柳依依说声:“依依,我走了。”

  许辽和贾芸儿勒转马,轻踢了几下马肚子。马匹小跑起来。不一会,两人驱马转过巷口的转角处。紫衣几人回去了。许辽和贾芸儿驱马往南门而去。到了城南门,几个道士在那里等候着。他们看见许辽,在门边躬身拜见。许辽问道:“其他的弟兄们呢?”

  许辽和贾芸儿驱马到城外长亭处,乌压压的一群人都是牵着马匹在路边等候。许辽和贾芸儿勒住马匹,大家在许辽面前跪拜齐声说道:“参见盟主。”

  大家口中称谢的起身,许辽看时,多是青城派和金顶寺的人众。许辽问道:“大家对去松江有什么筹划吗?”

  其中一人说道:“没什么筹划,但凭盟主一声号令,我们将青浦帮夷为平地。”

  众人轰然应一声,都翻身上马。贾芸儿看有唐门的人来了,在伸长了脖子在人群中寻找有没有罗艺成。罗艺成摇手叫道:“师姐,在这儿呢。”

  贾芸儿循声看去,罗艺成依然是脸上挂着那副笑容,大热天的身着金色铠甲。贾芸儿有点意外的眉开眼笑,笑道:“你真来了,还以为师兄在诓我。这可好极了。”

  群雄相互吆喝几声,驱马往南而去。大道上顿时蹄声如雷、黄尘蔽天。许辽对贾芸儿说道:“你在后面来赶我们。”说着也驱赶马匹,往南疾驰。贾芸儿对罗艺成说道:“你上马吧,我俩去追他们。”

  罗艺成应着上马,和贾芸儿并肩驱驰起来。贾芸儿问道:“你是什么身后来金陵的?”

  罗艺成说道:“这里的人来报信说有个道观被人烧杀,大家群情激愤,我趁机说要来给那些道兄们报仇,师父就让我来了。”尘土飞进罗艺成的嘴里,罗艺成说着往边上唾了一口唾沫。贾芸儿笑道:“那你武功怎样啊?就这样出来了。”www.246114.com30휑눼撚겼寧딨121% 냥슥쏜띨75460聾禱

关键词6| 挂牌二四夭天好彩资料大全| 广东鹰坛| 4612金光佛开奖结果丶| 码神论坛| 百胜图库现场报码| 香港九龙开奖历史记录| 王中王心水论坛免费区| 香港内部最准一肖一码| 香港马会六彩资料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