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王中王绝杀3肖王中王稳杀2尾 > 正文

亲生女儿实名举报怀化市委巡视组副组长滕树旗包养情妇

发布时间:2019-10-08

  我叫滕梓怡,性别女,出生于1993年5月11日。我母亲是一位高中老师,我父------滕树旗在怀化市纪委工作,现任怀化市市委巡视组副组长。自从我生下来以后,由于我是女孩,父就不喜欢我。父长期在外吃喝嫖赌、包养情妇,与其中一个情妇------唐小青的私生子已有五岁。父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我的身心,甚至危及到我的生命。因为父的原因造成我身体太差无法完成学业,2012年9月底,终止了高三的学习,在家休养。今我控告父的情况如下:

  我一岁多时,父趁母亲不在场时故意把我从楼梯上推下去,之后我告诉了母亲,母亲用手摸我的背,发现我整个背都是冷的。我被推而受伤之后我家婆虽然用跌打损伤的药给我热敷了,但是这只能缓解我的状况,并不能治愈我的腿的疼痛,到了冬天即使穿很多衣服全身也还是冰冷的,还特别容易感冒。我的腿越来越痛、走路都没有劲,五岁时,由于我的腿痛得厉害,母亲带我到怀化市第一人民医院看外科,只拍了腿的片,医生看了拍的片,骨头没有问题。

  在麻阳上幼儿园期间,我经常感冒发烧,父不但不给钱看病,还不许母亲带我去看病,甚至把母亲给我看病的钱偷走;母亲工作很忙每天很晚才下班,父在会计事务所上班很空闲,母亲要父到幼儿园接我,父不肯到幼儿园接我,父一共只接了我两次,两次都用香烟(父很少抽烟)烫我手心,把我手心烫起泡;由于母亲要上晚班,母亲要父带我,两次因父赌博使我丢失。

  1999年9月至2002年元月共五个学期,我母亲在麻阳一中上班,父在怀化市纪委上班,我家住在市委大院内。由于父和奶奶对我不好,我母亲要求把我带到麻阳去,父坚决不同意,父要把我留在怀化。每个星期五晚上,我母亲从麻阳带鸡鸭猪肉猪心猪舌回来,父不许我母亲炒给我吃,父说要孝顺奶奶,等奶奶回来再炒(奶奶星期六清早回麻阳,星期天晚上才回来)。奶奶每天从开元餐馆(原在市委小门口)买一元钱的卤豆腐拌麻辣给我吃。星期五下午奶奶把鸡鸭炒熟,不许我吃,她说这些菜是她自己买的。然后奶奶把这些炒熟的鸡鸭藏起来,星期六早上坐7点钟的火车回麻阳,给我小姑姑吃(小姑姑比我母亲小一岁)。我母亲就此事与我父沟通,我父强词夺理地说:“我妈不会带人,我们几姊妹还长得大!”。奶奶每个星期向我母亲要50元钱作为工钱。我饿了,我要奶奶给我买一个菜包子,奶奶都不肯。我父经常打牌赌博,不给我一分钱,对我也不管不问。由于长期营养不良,我又黑又瘦,同学们都笑我“非洲小难民”。我的眼睛越来越突,同学们都说我长着青蛙眼。我经常口腔溃疡、咽喉发炎(我母亲带我到市委机关医院看病,王院子说我咽喉长着滤泡)、不停地吐像胶水一样的涎、肚子痛、拉不出大便。等我母亲回来时,我母亲用肥皂水给我通便,拉出来的大便像羊屎一样,一粒一粒的。有一次,我上学时肚子特别痛,班主任通知我父,父带我到怀化市第一人民医院看急症,并住了几天的院。那时,我已经得了急性阑尾炎。2000年上半年,我的小腿长了一大片很大的带状疱疹,父不带我去看病,还要我去上学。上学时,一个很大的疱疹被一位同学撞破,露出了嫩肉,疱疹里面的液体流到小腿的其他地方,那里又长出很多的疱疹。父和奶奶视而不见,不送我去医院,根本不管我的死活。我家婆(外婆)从麻阳乡里采了草药送来时(我家婆家住麻阳县城,当时还在开砖场),奶奶很生气,还是家婆把药捣碎并敷上,才治愈的。

  2007年春节,我大姑爷------付家宽、四姑姑------滕东兰、表哥------陈隆恒(二姑姑的儿子)和付文华(大姑姑的儿子)、小姑爷共五人以向我们拜年为借口,来向我父母钱,以往每年都是这样。在他们争着抢着向我父母要钱时,我母亲很伤心地说了一句话:“芃芃(我的小名)身体不好”,我四姑姑阴阳怪气地说:“怎么会不好呢?怎么会不好呢?”我母亲说了一句:“妈(我奶奶)经常给芃芃麻辣豆腐吃”。我四姑姑说我母亲讲她妈,借机像泼妇一样在我家又哭又闹。然后我父与他们一起回麻阳。我母亲被气得站不起来,我扶我母亲到床上,我母亲一直躺到第二天。第二天上午,父回来了,见我母亲还睡在床上,父去厨房给我热饭菜,在他给我盛饭时,我不经意间看见父把一小包东西倒进了我的碗里(我专用的碗),威胁着要我吃,我哭得很凄惨。我母亲感到不对劲,马上起床,走到厨房,发现我碗里有类似白色面粉的东西,我母亲抢过饭碗,把饭倒进厕所,然后用水冲走了。

  2007年3月份的一天晚上,我正在写作业,我母亲在旁边看书,父回来了(已经很多天没有回家了),他把一双穿着皮鞋的臭脚放到我写字的桌子上,使我无法写作业(当时我正在上初一),他故意滋事,他说:“我在兰村中学读初中时的一位女同学在怀化日报社上班,已经离婚了。她哥哥开了很大的一个酒楼,很有钱、、、、、、”。我与母亲惹不起他,尽管很气,但不敢做声。

  2007年4月22日(星期日)早上8点钟父从外面回来(已经很多天没有回家了)。吃完早餐后,我写作业,我母亲在卫生间洗衣服。父什么也没作,站在一边。过了一会儿,父说我把涎口水吐在地上了,要我拖地。我拖完地,刚离开以后,他又很凶地说:“没拖干净,重新拖”,他用手指着我已经拖过的地上,要我再拖,我踩在拖过的地上,重重地摔了一跤。当时,我哭着说:“爸爸,你把我的前程都毁了!”父冷笑着说:“你有什么前程!”他还说:“巴不得,摔得好!”我母亲听到后从厕所走出来,把我的衣服揭起来,我母亲看到我的腰椎拱起来有拳头那么大小的一团。父不管我,他自己出门了。第二天,父才回来,他不但不给我钱看病,也不许我妈带我去看病,还逼我去上学,我上了一天学,疼痛难忍,我跟我母亲讲很痛,我母亲找我的班主任,要求她照顾我一下。从此,我母亲带我到怀化市第一人民医院看了一年多的病,脊椎越来越弯,人不断地缩小,走路越来越难,月经没有了(开始靠吃黄体酮维持,后来吃它也没有用了),小便时拉下一团团白色的液体,病情越来越严重。2007年暑假父送我表哥------胡松华(四姑姑的儿子,高考分数只有二百多,父拉关系去父的母校)去株洲上大学、父去长沙请自己的领导吃饭,他不给我钱看病,也不带我去长沙看病。2008年暑假父又为我表姐-----胡秋萍(三姑姑的女儿,户口在浙江萧山,高考分数也不高)去自己的母校上大学拉关系,也不给我钱看病,也不带我去看病。

  2008年中秋节这一天我家婆过生日,我们一家三口回麻阳,我父即不给家婆礼物也不给钱,他还向我家公(外公)要钱,我母亲要家公不要给我父钱(过去我父经常背着我和我母亲以我身体不好向我家公要钱),并说:“他有钱,他不给女儿治病!”我家公生气地说:“卖房子都要治病!”父气急败坏地说:“假如我今天是农民,怎么办?我这一辈子不可能为了孩子!”在这种情况下,国庆节我母亲和父带我去北京治病,父花了一万二千多元钱,母亲花了二千多元钱。当时,医生给我治病时,父跟医生闹了不愉快。医生给我正骨以后,我已经能够行动自如。离开时,医生一再交待我们我不能提重物。回到怀化后,我在家休息几天暂时不去上学。才回来几天,父趁我母亲上班去了,胁迫我替他提一个很大很重的公文包(从家门口提到父的办公室),造成我脊椎再一次多处错位弯曲。我全身浮肿,腿上的皮肤撑裂了,全身(脸和指甲)都是青的,走几步路就要跌倒,父不再给我治病,然后父经常用鄙视的眼光看我,并说:“你们硬要去北京治病,还是治不好吗?”我母亲打电话给北京的那个医生,求他给我再治病。医生因为我父的缘故不肯再给我治病。我母亲不得不自己借钱在怀化请人给我推拿理疗,共花了二十万左右。我不能上学,在家休学一年。以后经过几年的治疗,腿上还留下裂纹,脊椎还是弯的,右侧的背是拱的,一边肩高一边肩低,全身每时每刻都是疼痛的,不能跑,只能走路。最后父为了掩盖他对我所犯下的罪,骂我母亲:“脊椎侧弯是坐姿不良造成的!花冤枉钱,不值得!”

  2008年10月份,由于父胁迫我提包,脊椎再一次受伤,我休学在家。某一天上午,我母亲上班去了,父在他自己的卧室,我大姑爷给我父打电话,要父给他五万元钱,当时我刚好从自己的卧室到餐厅喝水,由于我大姑爷打过来的电话声音很大,被我不经意间听到了。父马上朝两边窗户张望了一下,然后就把我拖到厕所打我耳光,我并威胁着对我说:“告诉你妈,我们离婚了,你有什么好处!”我怕我父再打我,当我母亲离开、家里只剩下我和父时,我把自己单独关在自己的卧室里,等父外去了,我才出来。

  2009年上半年,由于我母亲教高三,我家婆(当时71岁)来我家伺候我并带我去做推拿(我父不给我钱治病,而我家婆经常给我钱治病),某一天早上,父趁我母亲上班去了,父向我家婆要钱,我家婆说要给他,只是身上没带钱,打算过两天再给他。当时,我很生气。等父走了以后,我把家婆赶回麻阳。父又到麻阳向家婆要了5000元钱。父回到家,父说:“我又要了5000元钱,准备拿钱去买个玩的!”事后,父没有拿钱买玩的,而是拿我家婆的血汗钱去养情妇------唐小青。

  2011年11月份,我在怀化一中上高二(在上小学时我都背不下课文,老师上课我跟不上,尤其是2007年以后,因肌肉萎缩,我做不了笔记,多年来我的各门功课都靠我母亲教,成绩差,我作为教师子弟借读在怀化一中,实际上我的学籍在怀化五中),我的阑尾炎又急性发作,下午2点半,我和我母亲到怀化市第一人民医院看病,医生说我必须马上动手术。因为必须先交2000元钱,才能住院,而我们只有几百元钱。我母亲给父打了多次电话,说我阑尾炎马上要动手术,要他马上来交钱。父都推说在吃饭(实际上他在陪他的情妇)。到了下午4点半,父还是不来,他打电话给放射科主任------陈杰(父的同学)。陈杰垫交了1000元钱,我才住了院。拍了片以后,医生看了片子后说:“阑尾已穿孔,不能动手术了”。第二天早上8点钟父才来看我,他睡在我病床上,不管我的疼痛,把我挤到一边,以后父不再出现。大约我已经在医院住了十多天了,这十多天我只能吃稀饭,但是难买到,我感到特别饿,这一天下午2点半,我打完点滴,我母亲打电话要父带我去吃稀饭,他很不情愿地来了。父开车带我和我母亲去永和豆浆店吃稀饭,一会儿,一个女的(不是唐小青)给父打了三个电线日晚上我阑尾炎又急性发作,住进怀化市第三人民医院。21日动了阑尾切除手术(我脊椎弯曲,必须全麻醉)。4月20日(星期五)早上5点父回来了,说我奶奶病危(在麻阳人民医院住院),要我和我母亲去看望她,我母亲要求我们两个人坐火车去,父坚决不同意,他要“石头”开小车送我们去麻阳。由于修高速公路,公路被压得坑坑洼洼。父知道路况,而我和我母亲不知道,父没有告诉我们。车子在路上不停地颠簸,造成我肚子拱起来且很痛,汗水把内衣服都湿透,从此我肚子一痛,肚子就拱起来,医生说我是肠粘连,医生要我住院,我母亲打电话告诉我父,父说:“跟我打什么电话,你们两个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最后我无法上学,高三只读了一个月。

  我家住在市委大院。父经常很长一段时间不回家,我母亲早上6、7点钟就去上班,下午5点多钟才回家,经常白天只有我一个人在家,父不许我给门打反锁。

  2013年9月份的某星期二上午8点钟,我母亲出门去买菜后,我听到有人用钥匙开我家门锁的声音,由于门已经被我打反锁,他反复用钥匙开门锁都开不了。我通过猫眼看到一个30多岁的陌生男子,正拿着一张纸条对着我家的门牌号在看,嘴里讲着:“是五区六栋504啊。”最后因为打不开门锁,那个男子走了。我母亲买菜回来,我把此事告诉母亲。我母亲马上给我父打电话,说了这个情况,并告诉他我母亲已经打了110,叫人来换门锁,要他回家来拿一把钥匙。父很愤慨地说:“管我什么事!”换了锁后,我母亲上班去了。下午,父回家了,骂了我两个多小时,强词夺理地说:“人家东头的504找到西头的来了”实际上,我们住的这栋楼只有两个单元,东头5楼分别为501、502,西头为503、504,只有我家是504.

  过了几天,我独自一人在家又听到有人用钥匙开我家门锁的声音,因门已被我打反锁,门才没有被打开,我通过猫眼看到了另一个30多岁的陌生男子(与上次那个陌生的男子一样的清廋、都穿着灰色的旧衣服),我还听到了他打电线吗?”我听到我父的回答:“是的”那陌生男迟疑了一下,然后走了。以后这样的事情多次发生。我感到很害怕,白天不敢一个人呆在家里,只好随我母亲一同去上班。

  有时候,在半夜,也有人来开我家的门锁,我吓得大叫后,听到了开门的人下楼去了,单元大铁门响了。

  2015年1月7日(星期三),由于前两天我随母亲到学校,坐久了,腰痛得特别厉害,实在受不了。这一天我不肯再随母亲去学校,一个人呆在家里(每次我和母亲去学校,离家前我母亲都会在我父的鞋子上做记号,以便发现他是否回家,结果发现前两天父回过家)。11点时,听到有人用钥匙开我家门锁的声音,门已被我打反锁了,父开不了。我通过猫眼看到父气势汹汹的样子,我很害怕,不敢给他开门,也不敢作声。父看我不给他开门,就大势地擂打门,惊动了整个单元楼,对面的邻居从家里出来问他为什么打门,父笑着回答说:“不知道我女儿一个人在家干什么。”我很害怕,就马上给我母亲打电话,要母亲马上回家。我母亲马上坐的士赶回家。在我母亲回家之前,父已经离开了。12点10分钟我父又来了,他叫我开门,说再不开门,就把门打烂。我母亲为了父不再打门同时又担心开门让他进来对我不利,我母亲对着门骂父,父下楼去了。我母亲担心自己上班去了父又来,父到了楼下时,我母亲站在厨房隔着窗户朝着父骂了几句。第二天,我母亲打110,再次叫人换锁,并不再给父钥匙。

  2015年1月11日上午10多,我独自一人在家,一个人在门外轻轻地敲门,我不敢作声,我通过猫眼看到有一个陌生男子在我家门口,这时楼上有人下来,这个陌生的男子走上楼梯两步,然后陌生男打电话给某人说:“没有人在家”,随后他就走了。

  2015年1月15日晚上11点多有人用工具撬我家的门锁,我吓得大叫,那人停止了,然后走了。第二天上午,我和我母亲去市纪委找赖书记,赖书记要我先找纪委副书记------骆磊(他是我父母读高中时的同班同学)。骆书记开始忽悠我,要我不要听我妈的,我回答说我自己亲身经历的。然后他又反问我:“你这样,是你爸打的吗?我回答说:“是他造成的”,骆书记生气地说:“那就请公安检查!”然而骆书记又对我们说:“最好大事化小、该教育就教育”(2014年11份我母亲已向市纪委举报我父违纪违法的情况,由骆书记分管此事),我们坚决地回答:“不行”,最后骆书记威胁着对我母亲说:“如果调查没有此事,你怎么办?”我母亲坚定地说:“肯定有此事,滕树旗违纪怎么处理?”骆书记生气地说:“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我母亲还对他说我父包养情妇有一个私生子,骆书记要我母亲讲出父情妇的名字,我母亲说:“他对外讲其情妇姓骆,实际上不姓骆,你们自己去查。”骆书记说:“纪委没有跟踪和窃听的权利。”我母亲回答说:“你们可以与公安联合办案。”最后,骆书记敷衍地对我们说:“我们去调查。”我问他要花多长时间,他回答说:“要半年时间。”我们离开的时候,骆书记要我们去派出所报案。我和我母亲就去派出所报案,派出所的民警问我们为什么报案,我们讲了原因,民警对我母亲说:“报案没有用,既然你们没有感情了就离婚吧”我们坚持要报案,民警用一张废纸要我们自己记下姓名和电话号码。(过了一段时间,我和我母亲到骆书记办公室,骆书记任然忽悠我,说:“你不要听你妈的,你听骆叔叔的,你要相信自己长得漂亮、身体健康,那么今后几十年你就会过得非常好。”)

  我和我母亲又返回市纪委找赖书记,对他说我们到派出所报案没有用。赖书记对我们说他已找我父谈过并要他把家里的事处理好了再上班。当天过后不久,市纪委的干部监督室主任-----卿利顺给我母亲打电话说他已经给迎丰派出所的所长打了电话并把我母亲的电话告诉了派出所的所长,说如果我母亲再报警要求派出所民警马上出警。这样后来才没有陌生人再来撬我家的门锁。

  近几年来,我父多次趁我母亲不在家,要我到陌生的地方等他,并要我不要告诉我母亲。我知道他要害我,才不去。

  2012年,麻阳县种子公司改制,麻阳县政府计划将麻阳县种子公司的地盘开发,就将该地盘拍卖,并由开发商将其建成商铺及商品房,滕树旗作为怀化市纪委工作人员,是负责拍卖和工程招标的主要领导,却私下协助温州商人“石头”(真名叫石锡磊,原温州市的一个黑社会团伙的头目,纹身。曾因砍人脚跟致残,被公安厅列为全国通缉犯,潜逃到怀化市,2012年公安部还没有解除通缉),由“石头”购买(其从温州老家拿来2亿元钱,对外称几个老板合伙购买,实际上由石头一人出钱,而两位市领导每人占10%的干股),把该种子公司重新开发成门面和商品房。滕树旗说:“到时,每间门面卖六、七十万”。“石头”承诺给滕树旗两间门面和两套商品房。2013年麻阳县原种子公司的这宗土地拍卖,滕树旗伙同他人明招暗定,使石锡磊(即“石头”)以8800万元中标。

  麻阳县高村镇跃进水库属于高村镇的高垅村和大力林村的共同财产。滕树旗象征性地支付租金非法占有该集体财产。

  2007年,滕树旗以其大姐夫------付家宽的名义,强行承包麻阳县高村镇跃进水库。当时,有个芷江人莫洪炎还在承包该水库,合同还有三年才到期。跃进水库,面积八十二亩,属于小(2)型水库,滕树旗以每年上交五百斤鱼作为租金,远低于芷江人莫洪炎的租金,承包四十年。莫洪炎有冤无处伸,滕树旗却自鸣得意。别人以每年五万元的租金向滕树旗租水库养鱼,滕树旗觉得不划算,才没有答应别人,自己请其堂兄嫂夫妇养鱼,每月给他们开1600元钱的工资,并经常利用上班时间回麻阳去管理水库。

  滕树旗以其姐夫------付家宽的名义承包跃进水库,实际上是他本人承包、故意隐瞒财产。证据如下:

  ①挂亲支(包括水库承包合同签字喝酒)1470元 6000元。见后面的证据复印件(一)、(来自滕树旗的笔记本,笔记时间为2005年至2010年,下同)。

  ②2007年3月3日,滕建贵给滕树旗打的收条。见后面的证据复印件(二)、(来自滕树旗的笔记本)。

  ③2007年9月,水库勘界,滕树旗支1160元。见后面的证据复印件(三)、(来自滕树旗的笔记本)。

  ④1010年10月,水库油漆鱼船,滕树旗买菜支130元。见后面的证据复印件(四)、(来自滕树旗的笔记本)。

  ⑤2008年,滕树旗为了养鱼和堆放饲料,在跃进水库旁边购买了三亩地,花费十多万元。并于2010年修建了房子,又花费十多万元。关于这三亩地,2013年,滕树旗以养鱼为由向麻阳苗族自治县高村乡国土所打报告办了集体土地证。土地证上的原名字是滕梓怡(滕树旗以女儿身体不好、土地和房子给女儿为由多次向我父母要钱),2014年滕树旗到麻阳苗族自治县国土局以滕树齐的名字办了国有土地证,一直把土地证放在其与情妇的家里。

  2012年滕树旗以其姐夫------付家宽的名义承包高村镇跃进水库维修工程项目,采取小修大报的方式,骗取国家水利维修资金。他说:“上报二百万元的维修费,麻阳水利局只给我五十万元。”我不知道这句话的可信度有多少。

  滕树旗以其姐夫------付家宽的名义承包跃进水库除险加固工程,实际上是他本人承包该工程的证据:

  ②滕树旗拥有一张2010年6月6日的跃进水库除险加固工程的税务发票。见后面的证据复印件(六)。

  ⑤滕树旗拥有请工的记录。见后面的证据复印件(九)。请工的记录太多,这里只取一页作代表。这足以说明付家宽是给滕树旗打工的,该工程实际上是滕树旗承包的。

  2012年,滕树旗与“石头”、田连斌(因受贿9.3万元,2008年7月24日,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2011年已刑满出狱)、滕树有(麻阳一中副校长,是现任怀化市纪委副书记骆磊的侄女婿)合伙,以石锡磊(即“石头”)的名义,承包麻阳县“坡改梯田、农田建设”工程项目,每人出成本五十万元,滕树旗除自己出资五十万元外,还帮助滕树有垫资五十万元。

  “石头”(即石锡磊)被公安厅列为全国通缉犯,潜逃到怀化市,“石头”每次离开怀化到外地去,都是滕树旗帮其到怀化市公安局开证明。

  田连斌,系原麻阳县副县长,是滕树旗在麻阳县财政局工作期间的局长。因贪污受贿,麻阳人多次举报到市纪委,都被滕树旗无罪摆平,后因吴才湖(原麻阳县委书记,因受贿折合88万余元、贪污公款9万元、对117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被判处有期徒刑16年6个月)的案件,东窗事发,坐牢。

  滕树旗的外甥------陈隆恒,原名陈隆环,1998年至2001年在麻阳民族中学读高中期间参与黑社会团伙,坐第二把交椅,身藏两把砍刀,曾砍伤过人。滕树旗称其外甥有本事。2002年冬季报名参军,曾有人举报,后通过滕树旗送礼拉关系,不仅当了兵,而且复原后获得了安置卡。又通过滕树旗花钱找田连斌帮忙,进入麻阳县城管大队(临时工),再通过滕树旗花钱拉关系,2007年元月被该单位评为先进工作者,现已转正。

  ①2006年元月份,滕树旗给田连斌县长1200元,给张局2000元。见后面的证据复印件(十)(来自滕树旗的笔记本)。笔记本还记录了两次每次给张局2000元。

  滕树旗与黄泽春(现怀化市政协领导)关系很好。2004年至2011年期间,黄泽春在沅陵县担任县级领导,滕树旗为了去沅陵县当县级领导,先后多次向市纪委领导行贿。

  ②2006年2月份,滕树旗请领导吃饭支1700元,给领导拜年支5000元。见后面的证据复印件(十一)(来自滕树旗的笔记本)。

  ③2007年9月份,滕树旗在长沙请某某领导吃饭支12860元。见后面的证据复印件(三)(来自滕树旗的笔记本)。

  ④2010年10月份,滕树旗给领导拜节支7000元。见后面的证据复印件(四)(来自滕树旗的笔记本)。

  ⑤2010年元月份,怀化市国土局领导黄湘父亲去世,滕树旗送礼金2000元。见后面的证据复印件(十二)(来自滕树旗的笔记本)。

  ①从2008年以来,尤其是2010年在怀化市建设工程交易中心担任全市工程招标工作以来,大量收取现金、银行卡、购物卡、名烟名酒、一些企业的分红。猪肉概念股今日全线杀(见照片)

  ②1010年10月份,滕树旗以过生日为名,收受贿赂。见后面的证据复印件(十三)(来自滕树旗的笔记本)(“石头”真名叫石锡磊,其妻“丫丫”真名叫赵央央,吉福的全名叫张吉福,我不知道“叶子”的真名,这四人全为商人,滕树旗利用职权为他们多次介绍工程项目,收取好处费。赵央央的父母(在河西)是专卖电缆的经销商,滕树旗多次给她介绍工程。

  ③2010年来,滕树旗放在家里的三个提包,藏有几十个装有呈匝钱的信封。这些信封中,同一个单位的信封也是不同年份的。我问他:“为什么家里放这么多钱?”他回答道:“这些钱是单位的。”按照财务制度,单位的钱放在家里的时间不能超过三个月。然而,这些钱放在我家里的时间远超过三个月。2015年1月25日晚上9点多钟,滕树旗提出回家拿东西,实际上他是回家来拿剩下的钱和证据。我要他第二天请市纪委的同事陪同他一起回家来拿,他不同意。第二天上午,我和女儿滕梓怡把滕树旗受贿的三万元钱和十八条“和天下”香烟交至市纪委(剩下的一万元钱、装钱的信封、名烟名酒、茶拍成照片,见前面的照片)。其中一万元钱装在外面标有“怀化市土地管理中心”的信封里,另一万元钱装在外面标有“中方县土地管理中心”的信封里,还有一万元钱装在普通的信封里(没有单位名称)。当时我把钱和烟放在骆磊书记的办公室,钟丽萍书记派人拍了照,骆磊书记很生气,不许在他办公室拍照,并骂了钟丽萍书记,还要拍照人把拍的照删除。最后,钱和烟被拿到其他办公室拍照,我向他们要照片,他们不给。他们只给我开了证明,其复印件见(十四)。滕树旗说这三万元钱是我婆婆去世时收的礼金。实际上不是这样的。2014年5月27日,滕树旗提出搬出去,公开与其情妇同居,之后他陆陆续续拿走受贿的钱、新衣服、两口箱子、新鞋子和电脑。2014年6月30日,我婆婆去世时滕树旗收的礼金放在他的一个很大的提包里,礼金和提包都放在他与情妇的家里,从没有拿回来过。也就是说,自从2014年5月27日离家出走后,钱只有拿出去的、没有拿进来的。

  2015年7月9日下午,我和女儿到市纪委找骆磊书记,问他:“我把滕树旗受贿的三万元钱和十八条“和天下”烟交到纪委,为什么你不立案?”骆书记回答我说:“滕树旗说“三万元钱”是家里亲戚给的散钱,用银行扎钱的带子自己扎的,上面没有盖章;十八条“和天下”烟是买来的,有发票,还有三个人可以作证,是为了给女儿找一份轻松的工作,已经送出去两条。”我反驳到:“扎钱的带子是没有盖章,但是,钱是用银行机子扎的,不是用手工扎的。他家里的亲戚是不会给他钱的,滕树旗为他家里的七、八个亲戚搞工作,花了很多钱,2006年春节因大外甥女(付锦华是付家宽的女儿)在厦门煤气中毒在华侨医院治病,滕树旗为他花了十多万。2008年10月在我女儿脊椎有伤的情况下,滕树旗的亲戚不给我们一分钱,付家宽打电线万元钱,被女儿听到,滕树旗把女儿拖到厕所打。2013年滕树旗为其二姐修房子,今年二姐的儿子------陈隆恒又在县城买房,你们去麻阳农村调查一下,滕树旗的姐妹哪一个不是靠他?(更为奇葩的是:滕树旗的四姐在浙江,很有钱,但是,她认为自己离家太远,捞不到油水,她曾要滕树旗到我娘家拿房产证去银行给她贷款50万元钱,因我坚决不同意,才没有得逞,因此,他四姐非常恨我。)至于烟滕树旗原来多次要我到怀化三中附近礼品回收店去给他卖烟,我不愿意;近两年滕树旗多次趁我不在家,逼女儿考本科。他多次口口声声说不靠女儿,并凶残地对待女儿,他有心为女儿找工作是不可能的”。另外,2010年以前,滕树旗从不给我家用,他为其亲戚花钱经常偷骗抢我的钱和存折,我要他不要拿我的钱,他却说:“你人都是我的,难道你的钱不是我的?”当我问他要钱时,他却不给,并说:“生个女,不知好歹!”

  我又对骆书记说:“你不立案,是害怕你的侄女婿------滕树有被牵连进来,滕树有与滕树旗一起赌博、一起承包工程,你应该知道滕树有家里的情况,十八年前,滕树有的弟弟和弟媳死了,留下一个女儿,家里负担很重,为什么滕树有能在麻阳县城买两套房子、买一块地,在老家建房子,儿子上大学还要花钱。”骆书记多次绕开话题,跟我讲一些高中同学的情况,对我所讲的,假装不听见。

  ④2014年10月份,我发现滕树旗在家里的一个提包里同时放了两张新的工商银行卡,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放的,卡里的钱有多少我不知道。2014年12月份,滕树旗以一张旧卡换走一张新卡。

  多年来,滕树旗放在家里的东西都做了记号,有时我稍微动一下他的东西,都会被他发现,他就会审问女儿,女儿很恐惧他,我担心女儿,不敢轻易动他的东西。2015年元月8日,我换了新锁,不再给滕树旗钥匙,我才清查他的东西。

  他的一个情妇名字叫唐小青,生于1981年,洪江市托口人,曾在太平桥的普秀阁茶楼上班,滕树旗曾长期在普秀阁茶楼打牌赌博。滕树旗与这个情妇生了一个私生儿子,现已有5岁多。

  2013年下半年,滕树旗买了一辆北京现代牌的越野私家车,价格在17万元以上,车牌号:湘N.A6285.

  2楼埋红包点赞作者:织部折梅时间:2015-07-22 02:59:00你妈也不配做母亲3楼埋红包点赞作者:萍星时间:2015-07-22 08:16:00夫妻反目,女儿成为了武器5楼埋红包点赞作者:萍星时间:2015-07-22 08:25:006楼埋红包点赞作者:1丑2015时间:2015-07-22 08:39:00顶起来7楼埋红包点赞作者:赶浪头时间:2015-07-22 08:42:00太狗血了!屁民等待处理结果的公布8楼埋红包点赞作者:nickygu时间:2015-07-22 09:55:00不是虎毒不食子么,简直了。。。9楼埋红包点赞作者:1149741049时间:2015-07-22 11:12:00天底下竟有这样的父亲,行为如此的不检点,一定要严查!10楼埋红包点赞作者:雨后初芹时间:2015-07-22 11:30:00不配为人11楼埋红包点赞作者:酒酿小圆子123时间:2015-07-22 12:17:00对待自己的女儿尚且如此,还指望他为老百姓做事?12楼埋红包点赞作者:酒酿小圆子123时间:2015-07-22 12:18:00一定要严惩!虎毒尚且不食子!强烈要求国家恢复通奸罪!13楼埋红包点赞作者:我村有博士时间:2015-07-22 13:57:00我已经在我微博里转发了请广大网友复制转发到各自的微博里

  14楼埋红包点赞作者:木马男人时间:2015-07-22 16:28:00这种父亲的架上烧烤架烤死他,然后把熟了的肉喂一群狼狗,至于骨头就拿去铺路,万人踩,永世不得超生!15楼埋红包点赞作者:slownb时间:2015-12-28 21:03:00@jieluoyusuz孩子菩萨保佑你们

  16楼埋红包点赞相关推荐换一换本版热帖发表回复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关键词6| 挂牌二四夭天好彩资料大全| 广东鹰坛| 4612金光佛开奖结果丶| 码神论坛| 百胜图库现场报码| 香港九龙开奖历史记录| 王中王心水论坛免费区| 香港内部最准一肖一码| 香港马会六彩资料图库|